无敌最俊朗

【晓薛】相思情

*花吐症梗
*薛洋单方面
*be短篇
*严重ooc,不喜勿入

  “咳咳。”在晓星尘魂碎的第二天早上,薛洋吐出了蓝色的花瓣,他沉默的看着地上的花瓣,又无所谓的转过头去。
   薛洋看着镜子里回忆着晓星尘的一颦一笑,他对着镜子露出了晓星尘最常见的表情——嘴角带有温柔的笑容,然而眼中却是冷漠,无论他怎么学,也只有表情相似。
   走到棺旁,晓星尘躺在里面,安安静静地,好像只是睡过去一般,好像第二天早上还会看见他微笑着说“早上好。”
  拿过放在一旁的霜华,薛洋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,道:“道长,我出去办点儿事儿,过几天回来,你可要好好待在家里,不许乱跑哦。”
   将霜华用黑布一圈一圈缠绕包裹起来,薛洋将手伸进棺材,好像是想要抚摸晓星尘的面颊,却又停了下来,忽然感到一阵恶心,“咳咳……咳咳!”
    这次是几朵完整的花,蓝色的花瓣中间的花蕊却是黑色的,相较其他花朵花蕊更加凸出,薛洋满脸不耐烦的想将花拿出来,却又想起什么一样,他将花朵插在了晓星尘的耳边,薛洋他笑了,笑得那么开心,像是个孩子。
   “道长,你戴花真好看。”
   将棺材盖好,薛洋在原地呆站了片刻才转身离去。
  “放过我……求求你……放过我……”男人趴伏在地上,像是一条受伤的野狗,他身上的衣物被鲜血打湿,宛若从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。
   薛洋无视他的讨饶,用霜华一挑,男人一声凄厉的惨叫,一块肉掉在了地上。
   “第二十块,你还剩多少肉呢?常萍。”薛洋的声音甜腻腻的,脸上的表情无辜可爱,仿佛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年郎,然而这表情在常萍眼里比恶鬼还要可怖。
   “饶……饶……饶了我吧……”
   突然,薛洋的眼中布满了血丝,脸上的表情犹如厉鬼,他挥动着霜华将常萍身上剩下的肉剃了个干干净净,然而他还没满足。
    “你凭什么叫我饶了你?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?”
   薛洋一边恶狠狠的说着一边用左手挖出了常萍的眼珠。
   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常萍痛苦的大叫,惨叫声惊动了院里的其他人,等众人闯进来一看,只见被削成人棍的常萍在地上翻滚,听见有人的声音,他用两个空洞洞的眼眶看过去,嘴里喊叫着:“救救我!救救我!”
    而薛洋站在一旁,右手拿着霜华,左手捏着两颗眼珠子,他一脸嫌恶的将眼珠扔在了地上的血泊之中,微笑着看着众人。
    人们被这一副如同炼狱的景象给镇住了,薛洋就像是一个微笑着的恶魔,而这个恶魔手一挥,白色的粉末四散开来,众人被烟雾呛得直咳嗽,待烟雾散去,薛洋已不见了踪迹,只留下了原地的蓝色花瓣静静地漂在血水之上,显得异常妖冶。
   薛洋背着霜华向义城的方向赶去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见晓星尘了,然后,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瘦小身影,那个身影蹲在河边,好像是在洗漱,薛洋微微一怔,诡异的喜悦漫上心头,他的脸上,笑容慢慢展开。
   过了几日,有人在河边看见一个小乞丐的尸体,那乞丐倒在岸边,舌头被人割掉,眼睛好像也是瞎的,但是她的尸体旁布满了蓝紫色的花,就像是举行的葬礼一般。
  薛洋坐在棺材旁边,晓星尘棺中的花早已经枯萎了,即使他换了一朵又一朵。
  “道长,夷陵老祖他们来了。”薛洋笑着说。
  “你不是不想见我吗?我偏要你见我。”他开心的笑着。
  “道长,我出门了。”薛洋用白布将眼睛蒙上,拿起了霜华,刚走到门外,他又回头看了一眼,虽然什么也看不见,“我们很快就可以见面了。”
  魏无羡回到义庄,果然见宋子琛在里面,他呆呆的看着棺里的人,直到火化了晓星尘的尸体,也没有人发现,晓星尘手中握着的,黑紫色的花。
  “道长……我们……多久才能见面啊?”

* 黑种籽草  花语:无尽的思念



  为了把握人物性格跑去反反复复将草木篇读了个透,于是就被虐了个透,于是乎我发现了一点,除非将现在的薛洋完全毁掉,不然的话他根本不能和道长在一起
















评论(2)

热度(36)

  1. 草木.无敌最俊朗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暮云深无敌最俊朗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