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敌最俊朗

【晓薛】糖果(一)

*巨形ooc,不喜勿入
*年龄操作有
*私设有
*现代养成

晓星尘和薛洋在一起已经八年,八年能够让一个人忘记许多事情,但是晓星尘一直记得,那个躲在角落里哭泣的薛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的糖没了。”小孩眼睛水汪汪的,眼角泛红,嘴唇有一点发紫,在这个下雪的时节,他却只穿着一件薄薄的毛衣,两条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面,小脚丫子被地上的雪冻的发红,晓星尘微微皱了皱眉,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家长怎么不负责任,把这么点大的小孩子扔在街边。

晓星尘今年升上高中,本来刚刚放寒假他想打电话跟好友子琛联系,顺便寄些礼物过去,哪知刚出小区就碰见这个哭泣的小孩,他在身上摸索片刻,从上衣口袋里找出了一颗糖,蹲下身,将糖递到小孩面前,晓星尘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你父母呢?”

小孩两个小手小心翼翼的捧着糖,仿佛那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一样,看得晓星尘一阵心疼。

“我叫薛洋,我没有父母。”薛洋的声音有点沙哑,可能是因为长时间哭泣的缘故。

晓星尘一听,再看了看薛洋的衣服,便知道薛洋所言属实,薛洋是个流浪儿,在这个大城市里流浪儿并不少见。

晓星尘直起身来,环顾四周,又低下头看了一眼薛洋,薛洋正在小心翼翼的嚼着嘴里的糖,那认真的样子让晓星尘鼻子一酸,晓星尘蹲下身,轻轻的将薛洋嘴角的糖渣抹去,薛洋抬头看着眼前这个给了他糖的大哥哥。

晓星尘看着薛洋清澈的眼睛,又问:“薛洋今年几岁了?”

薛洋拿出小手,掰着手指数了数,弯着眼睛笑眯眯地回答:“七岁啦!”

看着薛洋天真无邪的举动,晓星尘的心软的一塌糊涂,他又猛然看到薛洋的左手没有小指,他急忙握住薛洋的手,但是他仍然放轻了力道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薛洋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手,摇了摇头,“从小就是这样,大哥哥,大家都是十个指头吗?为什么只有我是九个?是因为我不听话吗?”

晓星尘不知道如何回答薛洋的问题,是啊,为什么只有他生下来就和别人不一样呢,晓星尘回答不了这个问题,他所能做的,只有轻轻将薛洋拥入怀中。

小孩子最是敏感,薛洋感受到晓星尘的失落,他唤了一声,“大哥哥。”

晓星尘松开薛洋,看着他,问:“怎……”才只说了一个字,晓星尘就愣在原地,额头上有点凉丝丝的,可能是因为薛洋在外面冻了很久,他亲完了额头,又将自己的额头抵着晓星尘的额头,“烦恼烦恼飞走咯!”

眼前这个刚刚还在因为一颗糖而哭泣的七岁孩子,现在却在安慰自己,晓星尘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,他只觉得自己心里有点暖又有点痒,像是什么东西在悄悄发芽。

“以前看见其他小朋友的妈妈都是这样做的,这样就能够把烦恼带走,大哥哥你好点了吗?”薛洋露出孩子气的笑容,两颗小虎牙若隐若现。

“这孩子怎么这么可爱。”晓星尘又一次抱住薛洋并如是想着。

感到一丝凉意,又想起薛洋没有穿裤子再加上他是个流浪儿,晓星尘做出了一个决定,他郑重其事地对薛洋说:“阿洋,你以后要不要和我一起生活?”

薛洋愣住了,他看着晓星尘,慢慢的,他的眼眶微微变红,大颗大颗眼泪滑下脸颊,他用小手使劲地揉着眼睛,哽咽的问:“那是不是说我以后不会一个人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不用再睡大街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不会再被人欺负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大哥哥你不会丟下我吧?”

“不会。”

晓星尘的声音十分温柔,对于薛洋的每个问题回答的非常简洁,却十分坚定令人安心,晓星尘将双手张开看着薛洋,薛洋把脸在手臂上擦了几下,踉踉跄跄地扑进晓星尘的怀抱,这一次,是他主动的。

“好暖和。”薛洋第一次知道人是那么温暖。

晓星尘轻轻将薛洋抱起,“阿洋,我们回家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天空降下雪花,飘舞着,刺骨的寒风将雪花卷了又卷,融化在了路灯昏黄的光芒中,冬天的夜晚,变得异常温暖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宋道长:……星尘,说好的礼物呢?
晓道长:……子琛,抱歉……


突然发现晓薛各种虐,连我写的貌似也在虐,于是抱着挖了很多坑有可能填不完的觉悟,我写了糖,虽然超ooc,话说一个暑假都在熬夜我居然没猝死也是一种奇迹了,洋洋世界第一可爱!!!



评论(10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