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敌最俊朗

【晓薛】八尾猫(一)

反正肯定有ooc,为想不出来剧情的自己找点安慰

薛洋是一条猫,一条纯黑色的猫,只是与其他猫有不同,他少了一根脚趾,虽然很细微。

“该死的佛祖,什么叫做实现一个愿望才能长出九尾,明明是个死循环。”薛洋躺在树枝上愤恨地甩着尾巴,他已经修行了几千年了,也实现了无数人的愿望,无非就是财富和权力这两样,他已经感到厌烦了。

昨天薛洋又修出了第八根尾巴,又要去所谓的有缘人去实现那个人的愿望,他叹了口气,跳下树枝,脚尖着地时已俨然一个少年模样。

他朝着远处的镇子走去,这是他每天的必修课。

来到一个汤圆摊子前,摊主一看见薛洋,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“你怎么又来了?!”摊主欲哭无泪。

“嗯?”薛洋坐在椅子上看了他一眼。

摊主只好端着一碗汤圆,颤颤巍巍的放在薛洋桌前,薛洋拿起勺子尝了一口,道:“今天的不错,够甜。”那摊主松了一口气,转身去招呼其他客人。

砰!

摊主一惊,回头一看,他快要哭了。

“你为什么又掀我桌子?!”老板气极。

薛洋舔舔嘴角,瞥了他一眼,笑道:“找茬还需要理由?”说罢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。

摊主只得认命的收拾那一地残骸。

“抱歉,这是赔您的钱以及吃汤圆的钱。”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。

摊主看着来人,叹了口气,“金公子,每次都是您赔钱,那你不如让薛……公子不要踹我摊子。”

金光瑶将钱递给摊主,转身追上薛洋。

“我就一会儿没来,你就又惹事。”金光瑶叹气。

薛洋顺手拿了旁边一路过的卖糖葫芦的人的糖葫芦,那人惊呆了。

金光瑶将钱给那人,又转过头教训薛洋,“你又不是没钱。”

“你薛爷爷干事情什么时候给过钱?”薛洋挑挑眉毛。

金光瑶已经习惯了薛洋的厚颜无耻,“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修出第八条尾巴的。”

薛洋耸了耸肩。

金光瑶也是妖怪,不过他是只狐狸。

将木签随手扔掉,薛洋抹了抹嘴巴,“老子又要开始找那什么狗屁有缘人了,真是麻烦死了。”

金光瑶瞥了他一眼,道:“最近这里来了两个道士,听低下的妖怪说,他们收了不少妖怪,你最好小心点,别被他们盯上了。”

“你觉得我那么容易被收?两个臭道士而已。”薛洋吐了口唾沫。

金光瑶摇了摇头,道:“这可不好说,还是谨慎点好。”

“你们狐狸就是麻烦。”

镇上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,宋子琛一边拿着拂尘,一边注意着不砰到别人。

“你这洁癖真是越发严重了。”晓星尘笑道。

宋子琛也没介意,“道长道长!这里有好浓的妖气!”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趴在晓星尘身上叫道。

宋子琛回过头看着她,“为什么我没有感受到?”

小姑娘撇撇嘴,不屑道:“这妖可是有几千年的道行,就你们两个几百年道行的道士怎么可能感受是到!”

“阿箐,此话当真?”晓星尘停下了脚步。

叫作阿箐的小姑娘见晓星尘不信自己,一边在他肩上打滚一边叫嚷着:“当然是真的!道长你们怎么就不行呢!”

“星尘,阿箐好歹也是有五百年修为的柳树精,应该不会有错。”宋子琛道。

“就是就是!”阿箐使劲点点头。

两人对阿箐这小孩心性颇为无奈,经过一个卖汤圆的摊子时,阿箐吵闹着要吃汤圆。

宋子琛只觉得太阳穴突突跳,他对阿箐说道:“你个树精还要吃什么汤圆?”

阿箐不理他,死缠这晓星尘,她是看准了晓星尘耳朵根软。

晓星尘也无可奈何,他上前对摊主说道:“麻烦您来三碗汤圆。”

摊主看来人白衣道袍,气质出尘,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,也一想薛洋那混世魔王,两厢对比,不由更加郁闷了。

“客观您请先就坐。”

晓星尘点了点头,招呼宋子琛,宋道长看了看那桌椅,沉默了。晓星尘也知道友人的习惯,笑了笑正要开口,一个痞子气十足的声音响起。

“金光瑶,你说的那两个臭道士是不是这两个?”

薛洋满脸不屑的指着一旁是晓星尘和宋子琛。金光瑶只觉得脑壳隐隐作痛,他是肯定薛洋要作妖了。

摊主一看见薛洋,第一反应是收摊,结果就见薛洋一脚踹开面前的一个桌子,叫嚣道:“臭道士你们是不是捉了我小弟?”

摊主欲哭无泪:……我的桌子



花样挖坑_(:з」∠)_赶作业赶作业,有了拖更的理由,本来想写短篇,结果一下子又变成长的了_(:з」∠)_

评论(7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