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敌最俊朗

【晓薛】糖果(二)

*年龄操作有
*私设有
*巨形ooc不喜勿入
*现代养成

晓星尘幼年丧父丧母,被父母的好友收留,升上高中之后晓星尘便独居,虽然父母好友经常给他寄生活费,但是他通常将那些钱给了白雪孤儿院,那是宋子琛的“家”。

所以晓星尘的家也不算特别大,毕竟他一个人住也不需要占多大地方,将薛洋抱到沙发上坐好。晓星尘脱掉厚重的外套将暖气打开,从厨房的柜子里抓出了一大把糖放在薛洋手上,道:“阿洋先吃糖,哥哥去给你找衣服好不好?”

薛洋捧着糖乖巧的点点头,晓星尘揉了揉他的头。便去房间里找他小时候的衣服了,想起刚才的手感,晓星尘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,真软。

薛洋一边吃糖一边打量着这个屋子,屋子不大,但是有很多东西,薛洋虽然没用过,但是知道那些是电视机、电脑和冰箱,薛洋没有家,所以即使这里很小,他也感到异常满足。

嘴里的糖很甜,大哥哥很温柔,屋子很暖和。

当晓星尘好不容易找到一套衣服出来的时候,就看见薛洋光脚站在地上,“还得去给阿洋买鞋子。”晓星尘一边想着一边对薛洋说:“阿洋,不要光脚站在地上,会感冒的。”

薛洋走到他面前,两个小手扯了扯他的衣服,晓星尘蹲下身,薛洋一下子抱住晓星尘,因为个子太矮,所以只有踮着脚尖才能勉勉强强把晓星尘整个抱住。

“怎么啦?阿洋?”晓星尘困惑。

薛洋将头埋在晓星尘的脖子里,翁生翁气地问:“我真的能和大哥哥一起生活吗?”

环着自己的手微微有些颤抖,晓星尘摸了摸薛洋的头,反问:“为什么不能呢?”

薛洋一愣,回答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,“因为……我是个坏孩子,因为爸爸妈妈都不要我了……所以……”

听着带有哭腔的回答,晓星尘觉得心脏仿佛被人使劲掐了一下,疼得厉害,他将薛洋抱起,坐在沙发上。

“阿洋不哭,乖。我不会不要阿洋的,我会一直和阿洋在一起的。”晓星尘一边轻拍着薛洋的背,一边柔声说道。

等薛洋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,晓星尘又道:“我们拉勾好不好?”

薛洋抬起头,脸上有点脏兮兮的感觉。晓星尘帮他擦了擦,一边擦一边笑,“阿洋是个小花猫,而且还是个小哭包。”薛洋听了愤愤的咬住了他的手指,但是咬的很轻很轻,感觉手指有点痒。晓星尘看着薛洋亲昵的样子,只觉得心脏都要融化了。

“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!”清脆而稚嫩的童音在温暖的屋子里回荡,“打个印记!”

晓星尘又想起了薛洋的左手,“阿洋,把左手给我。”

薛洋乖乖照办,然后他瞪大了眼睛,大哥哥在亲他断掉的小指。晓星尘看见薛洋的表情,微笑着亲了亲薛洋的额头,“左手也打个印记,这样约定更有效。”

双手捂着额头被亲的地方,薛洋的小脸红嘟嘟的。晓星尘这才发现薛洋长得很讨喜,眼睛大大的很有灵气,小脸圆圆的很可爱,一笑起来两颗小小的虎牙,眼睛弯弯的,眉毛弯弯的,稍不注意还会误认为成小女生,特别可爱。

晓星尘不得不感叹自己捡了个宝回来。

看着外面天色已晚,晓星尘也知道现在出去买鞋子怕是晚了,他又想起薛洋好像没有吃饭,便放下薛洋,围起围腰去厨房做吃的。

而薛洋则乖乖的坐在沙发上吃糖,吃着吃着,薛洋突然笑了起来。

我的家。

然而在两个人甜甜蜜蜜的时候,隔着一个城市的宋子琛急了,本来说好给他打电话,结果晓星尘一个也没打,又担心晓星尘出什么事,宋子琛给院长打了个招呼后连忙买了机票。

于是乎,当宋子琛坐了两小时飞机连夜赶到晓星尘家的时候,正看见一大一小两个挨在一起看电视。

“子琛?”晓星尘有些惊讶,“你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薛洋看着这个陌生人十分好奇,宋子琛看着莫名其妙多出了个小孩也十分惊讶,于是二人大眼瞪小眼。

“子琛你先进来,外面凉。”晓星尘招呼。

宋子琛一边把外套脱下来一边说:“看你没打电话以为出什么事了。”

晓星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抱歉,本来想今天给你打电话的,但是遇见点事儿就忘了,让你担心了。”

薛洋看着二人的互动,只觉得和大哥哥之间好像隔了一层什么东西。

“大哥哥。”薛洋小声的叫着。

“嗯?怎么了,阿洋?”

“这个大哥哥是谁啊?”薛洋小心翼翼的瞄了宋子琛一眼。

看着薛洋这样子晓星尘感觉有点怪怪的,但是转过来一想,小孩子怕生很正常便也没太在意。

“他叫宋子琛,是我的好朋友。”

宋子琛向薛洋点了点头,然后就见薛洋跳下沙发,跑到了宋子琛面前,因为宋子琛比他高很多,所以他只能一边仰着头一边轻轻拉住宋子琛的衣角。

看见薛洋的手拉着自己的衣服,宋子琛虽然皱了皱眉,但是并没有避开。然后他看见薛洋将一颗糖递给他。

“谢谢。”宋子琛接过糖,本来想直接放到口袋里,但是看见薛洋仰着头眼巴巴的望着自己。他将糖纸剥开,将糖放入嘴里,“很好吃,谢谢。”

听了宋子琛的话薛洋才放开他的衣角,一看那里有些皱巴巴的,薛洋又用两只笨拙的小手想将衣角捋平,饶是宋子琛这等人也被薛洋的举动弄得忍俊不禁。

一看薛洋没穿鞋子,他微微皱眉,将薛洋抱起放在沙发上,宋子琛说道:“不要光脚站在地上,会感冒。”

薛洋听了这句话,愣了愣,然后笑了起来,宋子琛被弄得莫名其妙,“大哥哥也说过这句话。”宋子琛知道他口中所说的大哥哥是指的晓星尘,他看了晓星尘一眼,晓星尘从他微微一笑,好像在说——“是不是很可爱”

宋子琛看着薛洋,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。

他在晓星尘家里住了一晚,他没问晓星尘薛洋是从哪里来的或者是为什么薛洋在他家,因为他相信晓星尘,相信自己的友人,同时他也相信那个给他糖果的小孩子。

薛洋身上穿着晓星尘给他的衣服,温暖的屋子,甜甜的糖果,两个温柔的大哥哥,在黑夜里,薛洋睁着那双亮晶晶的眼睛,开心的笑了。



_(:з」∠)_感觉自己快要爬墙到宋薛去了

评论(2)

热度(23)